SareHar-Rome

抉择在心,是非由天 —— 2013版电视剧《摩诃婆罗多》奎师那小课堂毕业小结

碧枭:

       历史是过程,亦是规律。它以时间为骨,遵循自然的法则行进。不是文学,却承载世人唏嘘;不是哲学,却蕴含无边智慧。它甚至不是真实,却能让观者超越是非真假的束缚,从认识过去,进而认识自身。


       历史的演进中,战争成为一种必然产物,三国演义开篇一句“论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道尽了这种循环往复之势,而社会也在这种周而复始中蹒跚前进。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战争在历史中承担了如何重要的角色,其本质都是与生命的生之本能相悖的。战争是全然的毁灭,满目疮痍下是累累的白骨与鲜血,而幸存者,须怀揣着至死伴随的阴霾,在废墟上播种生的希望。它干脆,彻底,却代价惨重。或许正是因为如此,经历过战争的人们才会格外珍惜和平,而创造其后较长时间内的平衡。


       简单来说,摩诃婆罗多就是一场战争。这部史诗记载了这场战争从源起,激化,到尘埃落定的整个过程。当然,相比单纯的历史而言,摩诃婆罗多更离不开宗教神话,它不仅赋予了其中的人物以神的传说,更多的是通过一些神话故事进行隐喻和教化。在这些具象的故事背后,再辅之以薄伽梵歌揭示其哲学思想的根源。如果说历史是这部巨著的血肉,那么薄伽梵歌就是其灵魂。


       宗教产生于对自然的认识与崇拜,往上了看是哲学,往下了想却能化作一种指导思想,引导人们的行为,成为最初的行为规范并由此产生道德,进而成为律法。13版MB对于原著的改编集中在两个主要方面,其一就是实用性,编剧根据自身对于人物,对于行为,对于事件的理解,将原本分散在原著之中甚至背后的涵义进行提炼,并以奎师那的小课堂的模式展现。包括对于薄伽梵歌的诠释,亦采用了淡化哲学性,而更多的注重实用性的方式,将原著中原本艰深的内容变得更加易于理解和接受。而另一方面,编剧将眼下的社会问题融合到自身的改编之中,妇女权益,种姓制度,这些质疑和谴责在剧中展现的十分尖锐而露骨。因此,我个人更倾向于将13版MB联系原著,却独立于原著来看。编剧在此剧中展现的是非观,人生观独立而完整,亦更能引起现代人的共鸣。


       正法之战是奎师那对摩诃婆罗多的定位,正法一词亦如同穿起项链的绳子,贯穿了所有的人物,情节。何谓正法?在掷骰大会的朝堂上,所有人都陷入了正法的困境,在看似每一步抉择都合乎正法的情况下,却导致了全然的邪恶与非法。由此,俱卢尊敬的长者毗湿摩会感叹一句正法微妙。掷骰大会是情节冲突的一个高潮,所有表面的和谐都在此刻被撕碎,毗湿摩,维杜罗,德罗纳,所有这些致力于维护双方和平共处的努力在沙恭尼的一对骰子面前一败涂地。这是他们的失败?还是正法的失败?


       如果联系现代观念来看,故事进行到这里,人们口中的正法可以拆成两个方面,一是律法,二是道德,亦可以说是传统。例如毗湿摩对誓言的严格遵守,这便是正法的道德形式,因为遵守誓言是刹帝利的传统。而坚战在输掉自身为奴后,必须遵循难敌的命令继续下注,这便是一种律法形式。律法和道德有时会产生冲突,然而,更多的,律法和道德诞生于相同的土壤,因其本质服务于社会的管理者,而其最根本的作用,便是维护社会秩序。由于这一点,当难敌处于绝对的权力优势方,他对于正法的绝对凌驾就显得无懈可击起来。当然,这个过程中,沙恭尼的辩论技巧是难敌得以掌控全局的重要因素,游离规则之中,却总能将规则变得对自己有利。由是,象城朝堂上多少明悉正法的人们,却没有办法把德罗波蒂从苦难的境况中解救出来。


       德罗波蒂生自祭火,在奎师那的引导下,德罗波蒂似乎天生便具有对正法和爱的领悟能力。实则在掷骰大会之前,德罗波蒂与般度五子便面临了一次小规模的正法困境。这便是德罗波蒂的婚姻。一女嫁五夫在当时是严重冲突道德传统的,而由于贡蒂的无心,德罗波蒂与般度五子不得不同时面对这样的命运。这场婚姻对于双方来说都不算轻松,德罗波蒂作为女人,在这个决定上需要承受更多的来自舆论的压力和道德谴责,而般度五子亦同样需要承受自己内心和外界的压力。正是由于这桩婚姻,德罗波蒂与般度五子的人生变成了一场苦修。正法的第一次冲突在这桩婚姻中体现为两个人的态度,奎师那和毗湿摩。奎师那对于德罗波蒂的行为的评价是,合乎正法,但却是不道德的。而毗湿摩的评价是,这桩婚姻不符合正法,但般度五子与德罗波蒂的行为,却并不非法。可见,在奎师那的观念中,正法与道德传统虽有关联却相互独立,而在毗湿摩眼中,正法与传统道德一体。


       如果说此处只是为双方的正法之争埋下一个小小的伏笔,那么掷骰大会就彻底将这种矛盾摆在了众人面前。社会发展的很多问题都是如此,看似呼之欲出,却难以从现下的规则中寻找依据,以致于在很多人明知是非的情况下,仍坐视悲剧发生。反观掷骰大会,般度五子也罢,毗湿摩也罢,德罗纳也罢,所有人都知道难敌的做法不合理,却没有人能从法理的角度解决问题。这件事在几千年后的我们看来是如此不可思议,然而,人的认识是束缚于环境和教育的,如果我们把当时的社会环境和发展程度考虑在内,便会发现,实际上,那场掷骰大会没有人违反正法。


       这样一种思维方式曾一度让我陷入恐慌与自我怀疑,不可否认我们的认识为自身环境所局限,那些所谓的是非观,其本身就存在于巨大的悖论之中。如果将是非观喻为一把尺,环境便是这把尺子的模具,如果模具本身就是弯的,我们如何还能期待得到一柄笔直的尺子?


       或许奎师那的伟大正是体现在这里。在规则内无可作为的情况下,他毅然跳出规则之外,去寻求一个对自己和他人来说都相对合理的结果。


       奎师那的故事被安排在激昂婚礼的前夜,主线由三部分构成:其一是避走温达文,其二是祭牛增山,最后是诛杀刚沙。当时的情势下,故事的陈述方式看起来是奎师那在引导德罗波蒂作出牺牲自己后代而发动战争的决定。而联系整个剧情,却不难发现奎师那引导雅度族人民的方式。拒绝强权避其锋芒,挑战不合理的传统,而最终发动暴力变革。转而再看般度五子的经历,火烧紫胶宫之后,五子在贡蒂的要求下隐姓埋名远走他乡,避开与难敌的王储之争;而与德罗波蒂的婚姻,在牺牲与奉献的基础上破除道德的限制;到最后结束十三年的流放隐匿生活,以战争的方式主张自己的权利。由此,可曾想到故事之初,般度五子与持国百子完成学业归来,妙贤第一次见到坚战时,坚战对妙贤说,“瓦苏戴夫奎师那改变了雅利安的政治格局。”而妙贤的回答是,“奎师那哥哥说,雅利安未来的政治剧变会由您带来。”


       抛开宗教神话的部分不提,单从人的角度看来,奎师那在当时无疑是领导政治变革的先驱。他的行为为之后般度五子提供了方向和依据,而促使他作出这一系列决定的根源,在薄伽梵歌。


       人的决定由动机和行为两部分构成,正法作用于动机,从而规范行为。也因此,薄伽梵歌对于正法的定义表现为数论瑜伽的基本思想,即众生皆为无上我,我是无上我的一部分。奎师那在薄伽梵歌段说道,认识到这一点,便是正法。可见,在奎师那的心中,正法不是道德传统,不是律法,不是一切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则,而是认识,是一种意识形态。在我个人的理解中,认识众生皆为无上我,是平等与尊重的基础,而在平等与尊重的基础上,人性会以物种的普遍关联给与我们同情他人的能力。这种同情并不单单只是对他人不幸的同情,确切来说,应该表达为感同身受。感受他人的喜乐,感受他人的痛苦,进而建立理解和宽容。


       行文到此,不妨再回到开始的地方。这是一场正法之战,或者,与其说是正法与非法的战争,不如说是正法的观念之战。


       人们的思维方式总是习惯将对立的事物赋予正邪,好坏,善恶,并借此形成自身的观念与认识。然而,于社会而言,好坏并不是一个不变的标准,因此适应性的概念被引入。所谓适应,即顺应社会发展的需要,或阻碍社会发展的脚步。从表面上看,摩诃婆罗多的对立方是般度族与俱卢族,更具体一点,是般度五子与持国百子的代表难敌。剧中,难敌的形象被塑造为一个全然的“恶”,暴戾与软弱,狂妄与自卑,咄咄逼人与惶惑不堪,这些外在与内在聚集在这样一个载体之中,与正法化身的般度之子们形成鲜明反差。然而,对于变革方般度族而言,这场战争的敌人真的是难敌吗?显然不是。在迦尔纳死前,奎师那曾说,导致这场战争的不是难敌,不是沙恭尼,而是三位战车武士,即毗湿摩,德罗纳和迦尔纳。这无疑是这个故事的另一个思想精髓。人性是矛盾的同一体,好坏,善恶,正邪,这些看似对立的性质在个体之中表现为相互的制约和依附。全然的恶无法导致天平的倾斜,然而,一旦恶孕育在善的温床中,借助善的力量,便如同荆棘一般疯狂滋生和蔓延。回到剧中来看,如果将毗湿摩等三人比喻成苍天的树木,难敌和沙恭尼不过是寄生在树干上的真菌,阳光本可以轻易的毁掉他们,然而却因为树木的庇护,造成了这些真菌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疯狂的生长,直到威胁了树木本身,从而,为了消灭真菌,不得不先行砍伐树木。换而言之,难敌与沙恭尼只是当时环境下统治者的一面镜子,照射出的是刹帝利阶层内心的狂妄,残暴与欲望。


       在以传统道德和律法为根基的正法形成之初,它毫无疑问的促进了社会的整合与规范。而随着时间推移,环境变化,这种正法在某些方面渐渐显现出滞后性。一旦滞后性被统治者所利用,正法便失去了其相对公平的准绳,而由一种双向制约的制度,演变为单向剥削与压迫的工具。此时,用这样的正法维护社会秩序多半依靠维护者对自身的控制能力。而可悲的是,人是欲望的奴隶。由此,统治者个人德行上的失败,最终会直接导致民众的苦难。旧的正法的没落,必然导致新的思想的产生。当这种更替最终演变为陈兵沙场的战争,我们又怎么可以盲目的将其划分为两位统治者之间的战争?


       既非统治者之战,既是观念之战,那么所谓的正邪,是非,在此处是否适用?


       历史的玄妙之处在于,对于历史而言,观者脱离于时代本身的局限,具有某种程度上的全知视角,而当有一天我们成为别人眼中的历史,却无法摆脱相似的蒙昧。因此,在战争发生的当下,并没有人能够明确的告诉人们,双方所代表的理念,哪一方才是正确,而哪一方存在错误。作为芸芸众生的一员,无论是主动的变革者如奎师那,还是被动的随从者如某个不知名的兵卒,他们作为被命运推动的人,而同时也推动了其他人的命运。对于大规模的历史事件,甚至这些事件中发挥作用的历史人物,没有人可以在当下给出评价,唯独时间,时间可以还原其本貌,将其是非功过清晰的留予后人,或警戒,或启迪。然而,作为活在当下的人类,我们如何辨别自身的行为?或者,我们需要将目光再次转回薄伽梵歌。


       薄伽梵歌的第二部分揭示行动瑜伽的理论,行动瑜伽围绕两个中心,一是摈弃对结果的期许,二是奉献。摈弃对结果的期许相对比较好理解,如同我们常言所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由于结果不由自己掌控,那么不如将结果置之度外,只专注于过程本身。而对于奉献,此处我个人的理解为,遵循命运对个人的安排,履行自己现下的职责。无论在当时看来,个人所处的位置于外界是褒或贬,我们都需要以坚定的信念完成自己的使命。


        所以,当阿周那作为般度方的主力军,对战争意义的产生怀疑,对战争的结果产生恐惧时,奎师那说道,履行你的职责,结果是神的事情,而你,只是一个工具。


       诚然,于社会发展而言,每个人都无足轻重。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个人可有可无。个体之于社会进程更有着某种意义上的蝴蝶效应作用,因此,渺小微弱却不可替代,更能恰当的形容个体与社会的关系。个体的角色形成于社会,而同时,个人如何演绎这个角色,反过来却会作用于社会。这种耦合力最终会将个体导向一个特定的位置,而所有人在各自特定的岗位上发生的作用力,便推动了历史的车轮。


       简而言之,行动瑜伽所强调的不过是个人作为的同时需要保持对不可知的尊重与敬畏,而这份不可知,既包含了结果对于个人的意义,更包含了结果对于社会的意义。


       事件必然包含结果,于个人而言为成败,于社会而言为是非,而结果不可知。


       事件必然包含抉择,而抉择源自动机与行为,这一切的主体,却是我们自己。


       我们必然无法预知结果,否则武则天也不会留下一块无字碑给后世之人。我们必然可以左右抉择,正如怖军面对金刚之躯的难敌所说,战死沙场是刹帝利的权利,而这权利,谁都无法剥夺。


       抉择在心,而是非在天。


 


后记:


       摩诃婆罗多是一部史诗巨著,无论是从历史,社会,宗教,哲学甚至具体到每个角色,都可以挖掘出非常丰富的道理与内涵,而我的视角只是大海之中的万分之一滴水滴,不可避免的存在片面与肤浅之处。然而,即便如此,我仍然选择将自己的观念整理出来。算是一种致敬:


致三无字幕组,传播知识的行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被赞颂和尊重


致2013版摩诃婆罗多全体演职人员,你们的严谨与敬业赋予了这部巨著全新的生命力


致我们自己,人类的伟大在于文明,文明的伟大在于对不可知的探索与敬畏


============以下是搞笑版,慎入===============


致奶酪杀手·鲜花与黄金·妈妈洗专杀·奎师那,明明可以靠脸,偏偏还要靠智商


致权谋圣手·瘸腿不缺心·爱皮草的妈妈洗·沙恭尼,和主神对决,输了一点都不丢人


致誓言都是坑·银甲白袍·俱卢长者·毗湿摩,毗恭吒钻空子高级学院欢迎你


致完整版腹肌·难敌癌晚期·隐高富帅·迦尔纳,有一个二把手的官爹,也是蛮心塞的


致不想做哭包·双象之力·眼瞎不是我的错·持国,在被坑爹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致终极杀招·老公不是人·儿子缺根弦·甘陀利,丢核弹的感觉是不是棒棒哒


致是公举不是王子·卷发飘飘·低音炮·难敌,在麻麻面前就不要害羞了嘛汉纸


致糖球不是杵·天生学霸·吼一吼三天抖·怖军,好男人就是你,你为自己带盐


致梨花带雨·弓兵都是魔法师·基友大号是主神·阿周那,巨苇,阿牛哥喊你回家吃饭


致后期美颜·不是面瘫是严肃·正法什么鬼·坚战,有没有人告诉你男人腹黑的时候最美


致眼泪牌洗发水·胳膊系不住首饰·老爹和舅舅太牛怎么破·激昂,看见车轮躲远点


致身材保持者·蜜汁弟控·抗犁不耕地·大力罗摩,总是超载怎么破,在线等,急


=================以上·终=====================



评论

热度(21)

  1. 五陵年少自翩翩碧枭 转载了此文字
    你是万世明月,礼赞那罗延天!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2. SareHar-Rome碧枭 转载了此文字